当前位置: 作文三 >故事会 >感情故事 >爱情故事 >古寺悲歌:泰国王子爱情传奇

古寺悲歌:泰国王子爱情传奇

更新时间:2024-05-25 15:19:00


泰国是佛教之国。泰国最著名的寺庙披迈寺,常年香火兴旺,男女争相朝拜,是祈求甜蜜爱情与幸福婚姻的圣地。2012年8月,披迈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级文化遗产,其原因并不仅仅因为它是泰国历史最悠久的石头寺庙,更重要的是它背后那段史诗般的爱情传奇……

古寺悲歌:泰国王子爱情传奇

痴情王子苦等美妻

公元650年左右的泰国,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,它由多个分崩离析的部族组成。中国南部的一些壮族人和汉族人渐渐迁移至此,并把佛教带到了一些富庶的城市。

在泰国的中心地区,有一个叫披迈的部族,族长帕罗汉自立为王。在接触了佛教后,帕罗汉成了一个虔诚的教徒。王子帕季塔是国王最宠爱的儿子,由于他聪明孝顺并且不时表现出佛家的悟性,所以极受父亲器重,被指定为继承人。

公元690年,16岁的帕季塔到了婚嫁的年龄,很多大臣们都争相巴结着想把女儿嫁给他,可帕罗汉坚定地认为太子的妻子早就被佛祖安排好了,需要帕季塔自己外出寻遇。

帕季塔听从父亲的建议,化妆成一个去拜纳尔朝拜的普通香客。英俊的帕季塔故意衣衫褴褛,还一瘸一拐。他走过了很多个村庄、城市,遇到过无数美丽动人的女孩儿,但那些女孩不是对他表现出鄙夷,就是表现出厌恶。徒有美丽的外表,内心却是丑陋肮脏,帕季塔心里也瞧不起她们,以至于越走越失望。快到目的地拜纳尔的时候,帕季塔做了决定,如果还碰不上自己心仪的女孩,那么将来就出家为僧。

傍晚,帕季塔在拜纳尔河畔洗脸、喝水,当他抬起头来时,他看到了仿佛幻觉般的美景。一个刚在河边洗完衣服的女子走过他,不仅没向他吐口水,没露出厌恶的表情,还朝他友好真诚地微笑。那女孩的裙角和额头上还挂着水珠,在太阳光的照射下,仿佛一座晶光闪闪的神女像。帕季塔被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,心跳如鼓,产生了要顶礼膜拜的冲动。

帕季塔无比喜悦地一路悄悄跟着这个女子,他认为这定是佛祖知道他这一路的辛苦,赐给了他这样完美善良的女子做妻子。他打算坦白自己的王子身份,向这个女子的家人提亲。可当他在这个村落打听到这个女子的身份时,大吃了一惊:这个名叫巴尔的女子已婚,半年前嫁给了村中一个男子。不仅如此,她自从嫁过来之后,丈夫就屡次得病,最后病重而亡。也就是说巴尔现在是个怀孕的寡妇!

这种女人被视为是最不吉祥的。帕季塔身为王子,他一直期望的是世间最纯洁、完美的姑娘做自己的新娘,他的身份和价值观让他无法接受身为寡妇的巴尔。可每当他一闭上眼睛就是巴尔那美丽善良的笑容,这让他欲罢不能,陷入了纠结的痛苦中。

经过几个昼夜的思索,帕季塔作了一个在外人看来匪夷所思的决定,他决定娶巴尔腹中的女儿做未来的妻子。他笃定地认为巴尔生的一定是个女孩儿,那个继承了母亲美貌和善良的孩子,定然是世间最完美纯洁的。这之后,帕季塔以穷困潦倒无家可归的流浪客身份,到巴尔所在的家族当了一名长工。这样他就有更多的机会照顾并等待巴尔腹中的孩子。果不其然,巴尔生了一个女儿,取名奥拉迈。

在知道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,帕季塔就跳着欢呼起来,简直比孩子的家人还高兴。他向父亲通报他已经找到未来妻子的喜讯。国王帕罗汉觉得不可思议,儿子的未婚妻居然刚刚出生,那么恐怕最少十五年后才能把那个女孩儿娶进门,这是不是太久了。但是,儿子打着奉佛祖旨义之名,帕罗汉只得无奈地同意,并向奥拉迈家族下了聘书和定金。

在这之后,帕季塔每年都会借着到拜纳尔朝拜之名,到未婚妻的家族住上几个月。帕季塔过着僧侣般与美色隔绝的生活,他拒绝了以各种形式投怀送抱的美女,一心等待着奥拉迈长大。等待的时光是难熬又快乐的。奥拉迈1岁的时候,帕季塔亲自帮她洗澡换尿布,挠痒痒逗她咯咯笑;奥拉迈5岁的时候,帕季塔教她读书识字;奥拉迈10岁的时候,帕季塔教她佛经佛典,唯独此时,淘气的奥拉迈会无比安静而虔诚地倾听,两人此时都觉得被佛光笼罩,座生莲花。终于等到奥拉迈15岁了,她出落得像她母亲当年一样,简直比月亮还晶莹剔透,比莲花还清澈纯洁。

苦苦等了十五年的帕季塔终于可以迎娶奥拉迈了。可是奥拉迈的家族属于普通而贫困的家庭,他们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嫁妆来,帕季塔便请求国王赐给奥拉迈嫁妆。此时,年迈的帕罗汉已经变得多疑并吝啬,按例都是父亲给女儿拿嫁妆,哪有给未来儿媳妇出嫁妆的。他对此事极为不满,推托着没给予答复。

千山万水误会重重

公元706年,泰国南部的铁巨人部落屡屡攻打帕罗汉所在的城邦,抢掠钱财和牲畜。帕罗汉派出的几名武将都损兵折将,惨败而归。这时人们的目光都落在32岁的太子帕季塔和23岁的小王子帕诺森身上,也许只有这两名英武的王子亲自出征,才能出奇制胜。

帕诺森一直就忌妒身为王位继承人的帕季塔,他自然怂恿太子哥哥去前线杀敌。帕季塔决然同意,他向国王要求,希望等他凯旋之日,国王能赐给奥拉迈丰厚的嫁妆,并让他们完婚。老国王欣然答应。

帕季塔来不及跟奥拉迈告别,仅派人给她送去一封信便匆匆出征了。帕季塔的对手是被称为“铁人”的魏太奇,此人心狠手辣,喜欢厮杀,他在打仗中像一头猛兽,凡是被他打败的人,他还会把对方身上的肉咬下来吃。

就在帕季塔与“铁人”进行着激烈的生死角斗时,帕诺森却在背后动起了未来嫂嫂的心思。可对奥拉迈来说,母亲从小便耳提面命她未来要嫁给帕季塔,成为王妃,所以她的心中眼中便从没有第二个男人的存在。当帕诺森出现时,奥拉迈只把他当作未婚夫的弟弟,对他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和礼仪。

此时的帕季塔盼胜心切,可他的军队总处于弱势,为了早日结束战争,他想出了一个计谋。在一场两军主帅的对决中,他故意输给“铁人”。在被“铁人”打下马背,倒在地上显得奄奄一息时,“铁人”兴奋地以为他胜利了,欢呼着用力咬下帕季塔脸上的一大块血肉。就在“铁人”大快朵颐的时候,脸上滴着血的帕季塔突然从地上蹿起,出奇不意地一刀刺进了“铁人”左边心脏。

帕季塔用这种冒死的方式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。虽然容貌被毁,但勇武的帕季塔被士兵们奉为战神。帕季塔还没回到王宫,就迫不及待地请求国王先把聘礼送到奥拉迈家。已经等了十五年了,他心心念念的爱和柔情都在奥拉迈身上。甚至在与“铁人”的对决中,支撑他必胜的信念也是奥拉迈。他真的不想再等了!